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通发娱乐报订阅

飘移的风电工程给萤石矿带来了什么?

2019-11-6 10:36:16 来源:通发娱乐报 作者:申 升

【案情介绍】

A公司于2005年7月依法取得某萤石矿采矿权,后有效期延续至2018年7月24日。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A公司进行了生产勘探工作,评审结果为:截至2015年9月15日,采矿权范围内查明萤石矿(122b)+(333)矿石量425564吨,氟化钙矿物量190090吨,继续开展生产性勘探具有很好前景。2016年1月20日某市国土资源局对资源储量予以备案,出具了《矿产资源储量评审备案证明》。2016年3月22日,某省矿业协会评审通过萤石矿《开发利用方案》。A公司随后完成对矿山基础设施的建设工作,准备生产。

B公司作为一家风电项目的建设单位,其风电场一期48兆瓦工程项目本来是位于A公司萤石矿的矿区东边。按照审批范围规定,该风电项目工程与萤石矿矿区范围部分紧邻,并不重叠。但是,B公司在实际建设过程中,未严格按照审批范围施工,导致1号和3号风机基座进入到了A公司矿区范围内、2号风机基座与矿区之间预留安全距离不足。且,B公司在矿区范围内架设两条输高压电线,其中一条线路纵贯矿区范围南北,共有约26个输电线塔基,线路总长度约5594米;另外,B公司还横跨A公司矿区修建了约3000米道路。

2018年5月,在A公司向自然资源局申报采矿权延续时,被告知,需补充“环境影响报告书及环保部门的审查意见”。A公司关于矿山的环境影响报告书是委托C公司编制的,于2017年10月已送至市环保局,但鉴于B公司风电项目工程的影响被退回。2018年9月17日,市环保局向A公司明确指出“因本项目为地下开采,在矿山开采期间,由于爆破作业,矿石被大量采出,地下形成大面积的采空区,容易形成地表塌陷或裂缝,危及地表设施安全,使风电发电厂遭受地质灾害的风险。”B公司建设的风电项目造成了A公司无法取得矿山环评审批,直接影响到了A公司的萤石矿采矿权无法正常延续。

律师经分析后认为,B公司侵权违法行为给A公司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应当承担法律责任,遂代理A公司提起诉讼。

【律师说法】

依法取得的采矿权受法律保护,未经同意并履行法定的压覆矿产查询及审批义务,擅自在矿区内建设风电项目存在过错,致使采矿权无法正常延续和已备案储量不能开发利用,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A公司的采矿权设立在先,应受法律保护。采矿权属于用益物权,《物权法》规定,依法取得的采矿权受法律保护;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矿产资源法》规定,国家保护采矿权不受侵犯,保障矿区的生产秩序、工作秩序不受影响和破坏。A公司于2005年7月依法取得萤石矿的采矿权,后因政策原因被批准延续至2018年7月24日。而B公司的风电项目是在A公司取得采矿权之后的2013年才被核准立项的。

——B公司风电项目压覆矿产审查程序未获得最终审批,且关键的是B公司进行的压覆审批范围并不包括A公司的萤石矿区。

首先,B公司应当依法履行压覆矿产的查询和审批义务。基于矿产资源国家所有的前提和应当给予的保护,我国对压覆矿产资源实行严格审批制度,以防止违法压覆矿产资源,造成矿产资源的国家安全。B公司应当依法履行压覆矿产的查询和审批义务。《矿产资源法》《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河南省实施<矿产资源法>办法》和原国土资源部关于发布实施《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08年-2015年)》的通知(国土资发〔2008〕309号)均明确规定,在建设输电线路之前,建设单位必须向省地质矿产主管部门了解拟建工程所在地区的矿产资源分布和开采情况,并办理审批手续。

其次,B公司所进行的压覆矿产审批范围并不包括A公司的矿区,就B公司风电项目进行的压覆矿产审查而言也未获得最终审批。就B公司对于其风电项目工程压覆矿产的证据显示,其进行的压覆矿产审批范围并不包括A公司矿区范围。也就是说,从A公司矿区角度而言,B公司风电根本没有履行查询和审批的法定义务。根据压覆审批相关规定,B公司作为案涉风电项目的建设单位必须向省自然资源厅了解拟建工程所在地区的矿产资源分布和开采情况,并办理压覆矿产审批手续,但是B公司仅是履行了市县两级自然资源局的审查意见,而尚未取得省自然资源厅的最终审批。

再次,B公司没有征得A公司同意并办理压覆矿产审批擅自对A公司矿区实施压覆侵权,具有明显的过错。因B公司进行的压覆矿产审批范围并不包括A公司的矿区范围,因此B公司擅自在A公司采矿权范围内进行风电项目相关的建设活动均属于侵权违法行为,B公司对此具有明显过错。

——B公司对A公司的侵权表现在1号和2号风机未按审批坐标施工擅自进入A公司矿区,3号风机与A公司矿区安全距离不足,和26个输电线杆塔及用于检修工程道路擅自建造在A公司矿区之内。根据县自然资源局《情况说明》显示,B公司的风电场一期48兆瓦工程项目位于A公司矿区东。按照相关部门的审批范围规定,B公司的风电项目工程与A公司矿区范围部分紧邻,并不重叠。但是,B公司在项目的建设过程中,未严格按照审批范围进行施工。根据某矿业科技公司出具的《萤石矿占压测量结果》及风电厂项目压覆实测现状图显示情况,与B公司三个不动产权证所显示风机坐标对比均不在审批坐标位置,其中1号和3号风机及正在建设的风机基座均在A公司矿区范围内、2号风机基座与矿区之间预留安全距离不足,且B公司在矿区范围内架设两条输高压电线,共有约26个输电线塔基,线路总长度约5594米,其中一条输电线路纵贯矿区范围南北,另外B公司横跨矿区修建了约3000米道路。

——B公司风电项目压覆侵权造成A公司萤石矿采矿权无法正常延续,导致全部矿产资源无法开发利用,应当向A公司赔偿损失。正因为B公司风电项目违法施工建设对A公司采矿权的压覆侵权影响,造成A公司无法取得环境保护局的环评审批,导致A公司因缺少环评审批这一惟一的要件而无法进行正常的采矿权延续。B公司的压覆侵权行为造成A公司已备案的资源储量全部无法开发利用,所建造的两个井巷工程和用于矿山开采的房屋及相关设施设备无法利用,给A公司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为此,A公司特请求对B公司风电项目压覆A公司采矿权的影响程度和压覆影响资源储量等进行鉴定评估,请求对案涉风电项目压覆A公司采矿权的影响程度和压覆采矿权价值及其他损失财产价值进行鉴定评估。

【启示建议】

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推进,铁路、公路、输油管道、输电线路、工厂、水库等建设项目的施工,不可避免地存在压覆矿产资源的现象。就压覆矿产纠纷案件而言,涉及较多的专业领域和不同法律关系的纵横交织,不同的压覆情形更增加了此类案件处理的难度和强度,建议在处理此类纠纷时聘请专业法律服务机构,以高效推进纠纷解决,最大限度地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从而有效处理基础设施建设和矿产资源保护之间的矛盾和利益的平衡!□

网站编辑:宫莉

通发娱乐app